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卜奎书画院

中国书画作品展厅

 
 
 

日志

 
 

弘一法师书法艺术  

2012-11-29 01:59:00|  分类: 书家精典二王真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弘一法师的书法艺术
陈沫吾
图片

图片
  

    弘一法师的书风演绎

    弘一法师,俗名李叔同,浙江平息人,生于天津。字息霜,1880年生人,1918年出家,法名演音,号弘一,以号行世,世人皆称之为弘一法师。法师既是才气横溢的艺术教育家,也是一代高僧 。“二十文章惊海内”的大师,集诗、词、书画、篆刻、音乐、戏剧、文学于一身,在多个领域,开中华灿烂文化艺术之先河。他反中国古代的书法艺术推向了极至,“朴拙圆满,浑若天成”,鲁迅、郭沫若等现代文化名人以得到大师一幅字为无尚荣耀。他是第一个向中国传播西方音乐的先驱者,所创作的《送别歌》,历经几十年传唱经久不衰,成为经典名曲。同时,他也是中国第一个开创裸体写生的教师。卓越的艺术造诣,先后培养出了名画家丰子恺、音乐家刘质平等一些文化名人。

   弘一法师是我国著名的佛门高僧,与虚云老和尚、印光老法师和太虚法师并称为民国时期四大高僧。他苦心向佛,过午不食,精研律学,弘扬佛法,普渡众生出苦海,被佛门弟子奉为律宗第十一代世祖。他为世人留下了咀嚼不尽的精神财富,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他是中国绚丽至极归于平淡的典型人物。太虚大师曾为赠偈: 以教印心,以律严身,内外清净,菩提之因。 赵朴初先生评价大师的一生为:“无尽奇珍供世眼 一轮圆月耀天心。

    弘一法师在青年时期就显露出过人的才华,世称二十文章惊海内。出家前即为著名的教育家、音乐家、戏剧家、改革家、书法家、篆刻家、画家、文学家,社会活动家,新文化运动的先驱,在国际上享有很高的声誉。

  出家后,弘一法师完全是换了一个人,真正做到了往昔种种譬如昨日死,未来种种譬如今日生,以出家为界限,弘一法师的整个人生划分为截然不同的两个阶段。这两个阶段都让人感慨唏嘘,心生敬仰。

  弘一法师为我国著名的书法家,法师的字端庄圆融,充满禅意,字里行间表达着佛法的精神,把我国书法艺术推向了极致,后人评价法师的书法时说:朴拙圆满,浑若天成。诚不虚言。鲁迅曾以得到法师一幅字为无尚荣耀。

  纵观弘一法师的书法,在法师的不同时期,其书法风格也有非常明显的变化:出家前的书法俊秀挺拔,刚毅果敢,深沉峭拔,气势如虹;出家后的书法风格为之一变,变得平和、圆融、恬静、虚无,锋芒尽敛,返璞归真,充满禅意,后世谓之曰弘体

  法师之书,早年力摹篆字,喜临《宣王猎碣》石鼓文,嗣拟《张猛龙碑》,后转习《龙门造像》,尤得力于《孙秋生》、《杨大眼》、《始平公》三品。

  弘一法师的字自有其变化轨迹可循,法师早年长期以北魏龙门派书体写字,后期则变为风格独具的弘体。请看弘一法师书法的变化轨迹。

图片
图一:1899年弘一法师时年20岁写给徐耀廷的曹全碑字

  

  从此幅可以看出,法师的字,功底颇深,字形端庄严谨,才华横溢已初露端倪。

图片
图二:1899年之行书作品《山茶花》

  此作品文字如下:瑟瑟寒风剪剪摧,几枝花放水云隈。淡妆写出无双蕊,芳信诗来第二回。春色鲜鲜胜似锦,粉痕艳艳瘦于梅。本来桃李羞同调,故向百花头上开。右余近作《山茶花》诗也,格效东瀛诗体,愧少形貌之似,近读东瀛山根立庵先生佳作,而拙作益觉如土饭菜羹矣。先生咏山茶花诗云:前身尝住建溪滨,国色由来出素贫。凌雪知非青女匹,耐寒或与水仙亲。丰腴坡老诗中相,明艳涪翁赋里人。莫被渡江梅柳妒,群芳凋日早回春。

  从此作品可以看出,法师早年行书功力亦十分了得,整个作品浑然一体,法度严谨,行笔流畅。

图片
图三:1901年法师所作《南浦月》

  这是法师在离上海前夕写下的,文字如下:杨柳无情,丝丝化作愁千缕。惺忪如许,萦起心头绪。谁道销魂,尽是无恁据。离亭外,一帆风雨,只有人归去。

  法师爱国,积极支持变法,认为国家要强盛必实行变法方可,曾言:老大中华,非变法无以图存。但百日维新的失败,列强的虎视眈眈,使法师此时此刻的内心忧苦不已,但又没有出路可循,内心痛苦,彷徨,愤懑,无处可诉。此作即可以看出法师此时的心境。

图片
图四:1905年法师赴日前所作《金缕曲:别祖国》

  文字如下:披发佯狂走,莽中原,暮鸦啼彻,几枝衰柳,破碎河山谁收拾?零落西风依旧。便惹得离人消瘦。行矣临流重叹息,说相思刻骨双红豆。愁黯黯,浓于酒。漾情不断淞波溜,恨年来絮飘萍泊,遮难回首。二十文章惊海内,毕竟空谈何有?听匣底苍龙狂吼!长夜凄风眠不得,度群生那惜心肝剖?是祖国,忍孤负?

  国家的嬴弱,变法的失败,深深刺疼法师的灵魂。别祖国一词,法师的爱国热忱和被列强凌辱的愤懑,犹如长江大河,一泻千里,和着血泪,狂吼而出。从《山茶花》、《南浦月》和《别祖国》,可以看出法师的诗词功底,尤其是《别祖国》一词,堪称爱国诗词的典范,此诗作完全可以和历史上任何一位爱国诗人的作品相媲美,此词足以流芳百世。

图片
图五:1915年,法师为挚友夏丏尊30岁生日写的条幅

  此字法度严谨,字体刚劲有力,兼具隶书和楷书的风格,朴素大方,古意深深,乃碑帖写法,显示出法师书法功底之深厚实非常人之所能及。

图片
图六:1916年,法师时年37岁,这是法师断食后所写。

  这两个字已经兼具隶书、篆书、楷书和行书的四大特点。在断食后,法师曾说:断食期间,能听人所不能听,悟人所不能悟身心灵化、欢乐康强。断食后感到前所未有的愉快,故法师在断食后更名为李欣。细读此字已有空灵之意味。

  此后两年,即1918年,法师毅然出家。

  关于法师出家的说法有很多,诸如厌世说,失意说,看破红尘说,愤世嫉俗说,自幼受父亲影响说,性格多变说,破产后穷困潦倒说等等。但我认为这些都不是弘一法师出家的真正原因,弘一法师出家的真正原因正如法师自己所说:弟子出家,非谋衣食,纯为了生死大事。我为何如此说呢?请看法师在出家初期写的条幅:

 图片
 
图七:1918年,法师38岁出家时所写勇猛精进

  此条幅字形端正,刚毅有力,一气呵成,显示了作者的决心和信心,也可以理解为对自己出家所提的要求,可看作是座右铭。因此,我认为弘一法师出家的真正原因纯粹是为了了生死大事,是为了弄清生命的真相,而远非俗人们的猜测那样。

  出家后法师的书法为之一变,这一变,变出了我国书法史上一朵色彩斑斓、光耀千秋的奇葩。

  法师书法风格的变化自有其内外两个原因,内因是法师早年奠定的书法功底和法师出家后精严持戒、精进修佛的成就;外因则是得益于印光法师的棒喝。

  开始弘一法师写经,或用隶书,或用行书,其用意一样虔诚,甚至法师还曾效仿古德刺舌写经。但当印光法师看到弘一法师所写的佛典后,毫不客气地批评弘一法师道:写经不同写字屏,取其神趣,不必工整。若写经,宜如进士写策,一笔不容苟简。其体必须依正式体。若座下书札体格,断不可用。古今人多有以行草体写经者,光绝不赞成。并举例说:宽慧师发心在扬州写《华严经》,已写六十余卷,其笔潦草,知好歹者,便不肯观。光极力呵斥,令其一笔一划,毕恭毕敬。因写经必尊重虔诚,否则不如不写。佛在《金刚经》中说: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是人皆得无量无边功德,何况书写、为人解说?如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不可称、不可量,不可思议无边功德!但以草书、行书等写经则有些孟浪,不尊重,不严谨,不虔诚。故古来大德写经皆是以楷书写经,见图八。

图片
图八:清包栋所写《宝箧印陀罗尼经》和圣祖康熙皇帝所写《金刚经》

  如果不用楷书所写,结果会怎么样呢?请看图九,这是集书法大家王羲之的字而成的《金刚经》。

图片
图九:集王羲之字之《金刚经》

  显而易见,尽管王羲之是书法大家,但用行书来写经,与楷书比起来则显得不那么端庄、严肃,也就很难让人生起尊重之心了。

  但写经总是要用楷书也未免有些呆板,也就是说,楷书严谨有余而灵性不足,行草则活泼过度不甚庄重。

  但是要改变书法风格谈何容易?尤其是对已经写了多年的书法家而言,难度更大,因为一个人很难改变自己的写作习惯,更何况是要将自己的书法由原来的雄劲一转而变成平淡呢?因写字最易于见者,乃见奇,见新,见特,甚至见怪,而最不易于见者,乃见平,见和,见淡,见静,最难的是于见禅。

  在印光法师的棒喝下,弘一法师重新开始写工楷,但又不限于工楷的呆板的一笔一划,法师结合自己的佛法修为,把书法和佛法融为一体,终于创造出了独具特色的弘体字。弘体不但具有庄严、工整的特点,也具有变化和灵性的特点,真正避免了楷体和行草写经的各自缺陷,因而被誉为写经第一人。

  法师的代表作为《华严经集句三百联》,这是法师在1931年左右的作品,纵观该字,浑圆天成,古朴圆融,字里行间透着禅意,宽处可走马,密处不容针,错落有致,平淡中愈见即空即色、非色非空、远离诸相的境界。这时法师的字和佛法修为都已经达到了极高的境界,可谓人书俱老。法师自己曾说过:余字即是法。可见,法师是把书法与佛法结合起来的。

图片
图十:法师所书《华严经》集句

  在完成了字体的涅槃新生之后,弘一法师再次给印光法师寄函,印光法师一见之下,欣然印可:可依此写经。由是,弘一法师写了不下二十部佛经。

  另有两幅作品,鄙人认为不得不书上几句。一是抗日战争刚刚爆发的时候,法师书写的最后之胜利条幅,另一是法师在圆寂前的绝笔悲欣交集

  在抗日战争爆发初期,由于战局急转直下,国土大片沦丧,民不聊生,导致一些人看不到胜利的希望开始悲观,产生了亡国论。此时,弘一法师以佛家慧眼,纵观时局,坚定地认为抗战必胜。为此,法师写下了最后之胜利的条幅以激励国人,其风格与《华严经》集句略有不同。

图片
图十一:法师所书《心经》

  此字与写《华严经》集句略有不同:字体坚强挺拔,笔画刚毅有力,充分表达了抗战必胜之信心。

  1942年,法师现疾,在圆寂前,为世人留下了最后的遗墨:悲欣交集

 图片
图十二:法师绝笔《悲欣交集》

  此字成为法师书法绝唱,被誉为千百年来书法史上又一高峰。关于这四个字,由来自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悲欣之解释又各有不同。笔者认为,以凡心测圣智,肯定会以偏概全。或许弘一法师对此早有预见,因而写下了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的辞世偈。对于法师的这四个字,笔者无丝毫修为,实不敢妄加评论。但鄙人认为,要想理解法师这四个字绝不能从常人的悲喜角度出发去理解,而要从欣乐佛法,心即是佛,心佛众生三无差别,烦恼即菩提,没有法我二执的角度去理解,这样才能体会到法师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菩萨境界,否则即是执象而求

  最后罗嗦几句法师对书法的教诲,与有缘者共学习。

  法师对书法中的笔法、结体、章法,他最重视章法。法师曾说章法占七分,书法只占三分。另外,法师认为,书法要攀升最高境界,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必是思量、言语所不能到达的境界。法师借用《法华经》里的一句经文:是法非思量分别之所能解,改动了一个字,则为是字非思量分别之所能解。认为世间上无论哪一种艺术,都是非思量分别之所能解的要离开思量分别,才可以鉴赏艺术,才能达到艺术的最上乘的境界。也就是说,最高境界终归于不可说

  弘体字平淡、圆融、空灵,无态而具众美,无态而具大美,具诸相而又非相,契合诸佛所说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的妙旨。观法师之字,能让人心灵空明,杂念顿消,进而体悟到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佛性,乃至彻见本性,顿悟无生。如以茶水来比喻的话,法师出家前的字是茶,或浓或淡,或苦或涩,而出家后的字,则为一股毫无污染的清泉,看似平淡无奇,实则细品则滋味自在其中矣,而且越品越能觉得其中的内涵。所以鄙人认为写经当以弘体字最为适宜,若后学欲临摹弘一法师的字写经的话,要记住法师的话:我觉得最上乘的字,或最上乘的艺术,要从佛法中得来,从佛法中研究出来。所以诸位学佛法有一分地深入,那么字也就会有一分的进步,能十分地去学佛法,写字也可以有十分的进步。这是后学临摹法师字时切切要注意的。

  弘一法师的人生经历决定了法师的字不同凡响,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有这样的字,从这个意义上说,弘体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弘一法师的书法艺术魅力

大凡历史上真正的贤达猛士,能在一般人碌碌无为而寂寞之时,方能做出伟大而辉煌的业绩而笑傲江湖。弘一的人品和书法艺术就给我们交出这样绝妙的答卷。

弘一曾于书法创作后谓人,“余之书法,或许是海上一流鉴赏家黄宾虹赏识也,”可见弘一书法在2030年代虽已名声远噪,鲁迅、郭沫若得之为荣,但弘一的书法毕竟是曲高和寡,阳春白雪,识者寥寥,然光阴荏苒,过客匆匆,在弘一大师仙逝60年后的今天,人们对弘一人品艺品的认识,并不因此而模糊,相反的都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珍视。

弘一的书法初见,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其后,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看山仍是山,水仍是水。如此欣赏与解读弘一的书法艺术;如看到芒钵锡杖,瘦弱清矍的弘一站在苍宇下,握着如椽的巨笔,大海为砚,大地作纸,写就了中国近现代书法的一座巍巍高山,划出一条以济人渡的慈航,天然地雕塑了一朵“清水芙蓉”的完美人生,其及大海的灵智,高山的厚仁,所铸成的一条书法成功的心路。

赏析解读弘一的书法,善者,多半为世所铭,劣者多会错过“善缘”。可以说大凡欣赏弘一书法,多半只看书法章法,字的结体,用笔技巧等,而少注意作品的内容和时代背景,前者只能是低层次,而后者才是高层次的欣赏和解读,这涉及书法欣赏的方法论,而解读弘一书法务必要把书法与内涵结合起来,因为弘一的书法已和他的心境以及全部生命溶在一起,观其所书“心”字,书法形式有草书,和楷法之书,又分一笔书和数笔书成。细察弘一不同形式“心”字,其人品艺品可见一斑。刘熙载之《艺概》曰:“书为心画,故书也者,心学也。”这是将书学提高至心学的高度。而用佛法的观点去看书法,当推康有为《广艺舟双楫》之论,极为精辟,“我谓书法亦犹佛法,始于戒律,精于定慧,证于心源,妙于了悟;至极也,亦非口手可传焉。”弘一是少有的融“儒、道、释”三家合一的书法家,其视野之广阔,博览之古今,礼佛之觉悟,足证弘一创作书法“心”时的心境区别于他人,再如弘一应邀为某出版社精写字模一套,制成大小活字以印佛籍。当书至“刀”首字,而不忍下笔,并最终放弃了字模的书写,尽管已经投入了无数精力。这在弘一好友夏丐尊《读护生画集序》中所写的,“……数月后,书至刀部,忽中止。问其(弘一)故则曰,刀部之字,多有杀伤意,不忍下笔耳。其悲悯恻隐有如此者1这是因为弘一学佛日深,悲心自然增之,如此看弘一创作的书法心境,则自然而然地会领悟弘一书法的玄妙。如弘一创作的横披“具足大悲心”足证其人品与书品的完美结合。平湖市李叔同纪念馆所藏的弘一书法《佛说阿弥陀经》,整件作品,五尺长短,共计16条幅,为弘一分16个半天,刘质平在旁时所写,虽创作时逾半月,然整件作品仍似一气呵成,丝毫看不出是分期而书的破绽,其中三十七个“舍利“字样,如把它重叠在一起,几乎分毫不差,神奇无比,这便是弘一作书时用“心”禅定专一的功夫。这种定力不是每位书法家都具备的。不妨重温一下刘质平《弘一法师遗墨的保存及其生活回忆》中的一段文字,“写时闭门除余外,不许他人在旁,恐乱神也。……余执纸,口报字,师(弘一)则聚精会神,落笔迟迟,一点一划,均以全力赴之。”弘一真是在“心悟妙契”和不囿于成法的心境下用“全力”和“禅定”之功夫,写下了这件传世的经典之作《佛说阿弥陀经》。40年代,孔祥熙曾出价500两黄金欲购之送予彼国,而遭爱国的刘质平拒绝。只有熟悉弘一书法创作的时代背景和心境才能在欣赏者之于艺术品以及艺术家本人三者之间的心灵交流而产生共鸣,才能算是从真正意义上读懂弘一的艺术思想,读懂弘一这位中国近代艺术先驱,读懂弘一作为一代爱国高僧的济世悲心,只有这样其意义才能超越弘一书法的本身,使人终身受益。

一部中国书法史,诸多内容涉及儒学、道家、佛教史,而这三家都带一种思想倾向,即将外在的修养转向内在的修炼,以至在内心的修炼上都达到了基本一致的境界。这三教合一的现象,比比皆是,如在上京毗卢寺壁画内,云南丽江白沙壁画不仅反映了佛道合一,同时还融合东巴文化。三教在教化功能上,也都认为与人为善,相资善世。这些各家认同的“教义”,正适合文人士大夫的口味,使文人思想认识上起到质的变化,获得生命和艺术种种束缚后的“大解教”。犹如东晋谢安、王羲之;宋代苏轼、王庭坚;很巧妙又自然地将老庄思想纳入创作中;明代董其昌、八大山人的禅宗“顿悟”“渐识”,便有了“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世事浮云何足问,不如高卧且加餐”的意境;清代吴昌硕等高论机辨,顺合时代。这些文人总是强调自己的文才修养基于宗教观念,试图以文学、书画金石等特有的文艺面貌领袖群论,高标当世。可以说这批文人士大夫,为文为画为书,非儒,即道、即禅。而弘一法师的书法恰是“三家”合一的典范,其以禅宗为主体的书法是对儒家、道家思想精华的触合改造的结果,弘一少时已吟出“人生犹如西沉日,富贵终如草上霜”人生禅悟,而其晚年的书法集儒、道、释为一体,以禅书为主,兼容儒、道二家的“淡”,“静”书风,颇似东坡道人笔下的“诗不求工字不奇,天真烂漫是吾师”的自创书法,也如叶圣陶先生所讲:“他的(书法)是深深尝了世间味,探了艺术之宫的,却回过来过那种常以为枯寂的持律念佛的生活”。这是探索弘一书法艺术魅力的真实所在。这一评价是十分的中肯和到位。弘一的书法外行者看了说是童稚,而行家一看便知其除了体现文人道德修养及其心境外,还可明显感到书法立体性张力和宗教气息,即书法作品中蕴藏的宗教倾向是多元的,儒、道、释共存共融,给人一种从容不迫,清净无为,超脱心灵境界的一种难以名状的愉悦和一种美的享受。就好似聆听美妙无比的天籁之音。所以弘一书法的笔墨情趣所带一些禅味的美,娴静秀丽的“童雅”美,充满书卷气的出世感之美,艺术内涵的美,在近现代书家中是少有的。

弘一对中国书法作出如此巨大贡献,并不见怪,因为大凡古今所有大书法家必定是学富五车的大学问家,弘一在各方面的修养,在近代书家中堪称是第一流的。弘一自幼饱读经书,文采风流,曾以“二十文章惊海内”的豪迈之句吟诵出自己的抱负,其思如泉涌的文才,名震大江南北,堪称是深通儒学;而其作为名门后代,其父世珍精通禅理,乐施好善,津人称其“李善人”,家庭则是佛学氛围极浓。故叔同五岁即能背“大悲咒”,可算是慧根深厚;而至中年,叔同曾对道学也十分亲近,真所谓“才子中年多学道。”所以,弘一书法的演变从以碑为主,碑帖结合到自成我法的“弘体”,集“百家”而为“一家”,一应自然,顺势而出,以至现在我们分门别类所能看到弘一书法的佛经类,对联类、立轴类,屏条团扇类,书信简牍类,杂件小品类,都能看出作为思想家,艺术家的弘一,比同时代的其他书法更富内涵和立体性的张力。这种渗透儒、道、释书法创作的构架,从弘一蒙童的单一转向中晚年综合,立体和多维“三教”书风,且以“禅”书为主要面目的书风,而成为近代书法史上的一座高峰。

 

法师艺术年表
 
1880(光绪六年庚辰)         1023日(农历九月二十日)辰时生于天津河东区地藏前故居李宅。祖李锐,原籍浙江平湖,寄籍天津,经营盐业与银钱业。父李世珍,字筱楼,清同治四年进 弘一法师工笔画像士,曾官吏部主事,后辞官承父业而为津门巨富。行列第三,幼名成蹊,学名文涛,字叔同。   
1884年(光绪十年甲申)    5岁在天津。85日,父病逝,终年72岁。乃父临终日,延高僧诵《金刚经》,时,初见僧人。是年起从母王氏诵名诗格言。   
1885
年(光绪十一年乙酉)  6岁从仲兄文熙受启蒙教育。   
1886
(光绪十二年丙戌)      7岁从文熙学《百孝图》、《返性篇》、《格言联璧》及文选等。   
1887
年(光绪十三年丁亥)  8岁从常云庄家馆受业,攻《文选》、《孝经》、《毛诗》等。约是年,又从管家、帐房徐耀庭学书,初临《石鼓文》等。   
1892
年(光绪十八年壬辰)   13岁读《尔雅》、《说文》等,始习训诂之学。攻各朝书法,以魏书为主,书名初闻于乡。
1894年(光绪二十年甲午)       15岁读《左传》、《汉史精华录》等。是年诵有人生犹似西山日,富贵终如草上霜句。
1895年(光绪二十一年乙未)   16岁考上文昌院辅仁书院,习制艺。又延馆教学英文、算术等。   
1896
(丙申光绪二十二年)      17岁夏,出素册廿四帧,请唐敬严师为钟鼎篆隶八分书。秋,从天津名士赵幼梅学诗文。喜读唐五代诗词,尤爱读王维诗。又从津门书印名家唐静岩学篆书及治印,并与津门同辈名士交游。   
1897
(丁酉光绪二十三年)    18岁与俞氏(时年二十)完婚。同年,以童生资格应试天津县学,学名李文涛。   
1898
(戊戌光绪二十四年)    19岁传李叔同刻有南海康君是吾师一印,表示对康有为、梁启超维新变法的支持。暮秋,奉母携眷迁居上海。十月加入城南文社,曾以《拟宋玉小言赋》,名列文社月会第一。   
1899
(己亥光绪二十五年)      20岁是年春迁居许幼园家的城南草堂。与袁希濂、许幻园、蔡小香、张小楼结金兰之谊,号称天涯五友
1900(庚子光绪二十六年)      21岁农历九月十九日(1110),子李准生。是年出版《李庐诗钟》、《李庐印谱》。与画家任伯年等设立上海书画公会。每星期出书画报一纸,由中外日报社随报发行。   
1901
(辛丑光绪二十七年)22岁正月,为许幼园所撰《城南草堂笔记》题跋。春,曾回天津,拟赴河南探视其兄,后因故未果,遂返沪。是年秋,入南洋公学(上海交通大学)就读经济特科班,与黄炎培、邵力子、谢无量等同从学于蔡元培。   1902(壬寅光绪二十八年)23岁各省补行庚子、辛丑恩正并科乡试,叔同先后以河南纳监应乡试,以嘉兴府平湖县监生资格报名应试,均未中。仍回南洋公学。11月,南洋公学(上海交通大学)发生学生罢课风潮。蔡元培同情学生辞职,李叔同等继而退学。   
1903
(癸卯光绪二十九年)24岁与退学者在上海沪学会内增设补习科,常举行演说会。以李广平之名翻译《法学门径书》及《国际私法》二书由上海开明书店相继出版。   
1904
(甲辰光绪三十年)       25岁三月,曾为铄镂十一郎(张士钊)传记著作《李苹香》撰序,署名惜霜。常与歌郎、名妓等艺事往还。在上海粉墨登场,参加演出京剧《虫八蜡庙》、《白水滩》、《黄天霸》等。129(农历十一月初三)子李端生。   
1905
(乙巳光绪三十一年)     26310日,生母王氏病逝。携眷护柩回津。   出版《国学唱歌集》。是年秋,东渡日本留学。行前有《金缕曲·留别祖国并呈同学诸子》。在东京为《醒狮》杂志撰写《图画修得法》与《水彩画法说略》。   
1906
(丙午光绪三十二年)    27岁正月,在东京编辑《音乐小杂志》。71日,首以李哀之名在东京首次参与日本名士组织随鸥吟社之雅集。929日,以李岸之名注册,考入东京美术学校油画科。与同学曾延年(孝谷)等组织春柳社,此乃中国第一个话剧团体。从川上音二郎和藻泽栈二朗研究新剧演技,艺名息霜。是年曾回天津,有《喝火令》一词记己感慨。   
1907
(丁未光绪三十三年)      282春柳社首演《茶花女》,李叔同饰茶花女一角。此为中国话剧实践第一步。7月再演《黑奴吁天录》,饰美洲绅士解尔培的夫人爱密柳同时客串男跛醉客。留日期间,因与美术模特(姓名不详)产生感情,后随同回国。   
1908
年(戊申光绪三十四年)     29岁退出春柳社,专心致力于绘画和音乐。   
1911
(辛亥清宣统二年)       32岁春,创作毕业自画像。3月,毕业于东京美术学校,偕日妻回国抵沪,在直隶模范工业学堂任图画教员。同年家道中落。   
1912
(壬子民国元年)      33岁春,自津返沪,在杨白民任校长的城东女学任教,授文学和音乐课。是年加入南社,被聘为《太平洋报》主笔,并编辑广告及文艺副刊。与柳亚子创办文美会,主编《文美杂志》。秋,《太平洋报》停刊。应经亨颐之聘赴杭州,在浙江两级师范学校任音乐、图画课教师。   
1913
(癸丑民国二年)      34岁浙江两级师范学校改名为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5月,校友会发行《白阳》杂志,设计创刊号封面,全部文字亦由李叔同亲手书写石印。   
1914
(甲寅民国三年)       35岁是年加入西冷印社,与金石书画大家吴昌硕时有往来。课后集合友生组织乐石社,从事金石研究与创作。   
1915
(乙卯民国四年)      36岁应校长江谦(易圆)之聘,兼任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图画音乐教员,在假日倡立金石书画组织宁社,借佛寺陈列古书、字画、金石。二十四年后,南京高师校长江谦大师六十周日甲诗云:鸡鸣山下读书堂,廿载金陵梦末忘。宁社恣尝蔬笋味,当年已接佛陀光。是年夏,曾赴日本避暑。9月回国。秋,先后作诗词《早秋》、《悲秋》、《送别》等。   
1916
(丙辰民国五年)       37岁因日本杂志介绍断食以修养身心之方法,遂生入山断食之念。冬,入杭州虎跑定慧寺,试验断食17日,有《断食日志》详记。入山前,作词曰:一花一叶,孤芳致洁。昏波不染,成就慧业。返校后,开始素食。时,受马一浮之熏陶,于佛教渐有所悟   
1918
(戊午民国七年)      39岁春节期间在虎跑寺度过,并拜了悟和尚为其在家弟子,取名演音,号弘一。农历七月十三日,入虎跑定慧寺,正式出家。出家前,将所藏印章赠西泠印社,该社社长叶舟为凿龛庋藏,并有印藏题记:同社李君叔同,将祝发入山,出其印章移储社中。同人用昔人诗龛书藏遗意,凿壁庋藏,庶与湖山并永云尔。戊午夏叶舟识。九月,入灵隐寺受比丘戒。十月,赴嘉兴精严寺小住。年底应马一浮之召至杭州海潮寺打七。   
1919
(己未民国八年)       40岁春,小住杭州艮山门外井亭庵,后移居玉泉清涟寺。夏居虎跑定慧寺,秋至灵隐寺,专事研佛。
1920(庚申民国九年)        41岁春,居玉泉寺,为《印光法师文钞》题词并序。称老人之文,如日历天,普烛群品6月,赴浙江新登贝山闭关,研究律学。秋,离贝山赴衢州,客居莲花寺。   
1921
(辛酉民国十年)     42岁正月,自新登返杭州,居玉泉寺,披寻《四分律》,始览诸先师之作。春,曾在闸口凤生寺小住,丰子恺游学日本前夕曾前往话别。3月,自杭州赴温州,居庆福寺。撰《谢客启》,掩关治律。6月,所撰《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初稿成。  
1922
(壬戌民国十一年)       43岁正月初三,在家发妻(俞氏)病故于天津本宅,俗家仲兄文熙来信嘱其返津一次,因故未成行。仍居庆福寺。   
1923
(癸亥民国十二年)     442月,在上海与尤惜阴居士合撰《印造经像之功德》。赴上海途中曾在上虞白马湖、绍兴、杭州等地停留。6月,为杭州西冷印社《弥陀经》一卷刻石。9月重至衢州,居莲花寺。   
1924
(甲子民国十三年)     454月,由莲花寺移居三藏寺。不久,取道松阳、青田抵温州。5月,至普陀山,参礼当代善知识中最膺服之印光大师。6月,返温州整理《四分律》,8月完稿。赴杭州,因交通有阻,暂止宁波,居七塔寺。应夏丐尊之请,至上虞白马湖小住。10月返温州。   
1925
(乙丑民国十四年)    46岁春,云游宁波七塔寺、杭州弥陀寺、定慧寺。应夏丐尊之请,至上虞白马湖小住。不久返温州庆福寺。  
1926
(丙寅民国十五年)     47岁春,自温州至杭州,居招贤寺,从事《华严疏钞》之厘会、修补与校点。夏丏尊、丰子恺曾自沪至杭专程拜访。夏初,与弘伞法师同赴庐山,参加金光明法会。路经上海时曾与弟子丰子皑等访旧居城南草堂等处。冬初,由庐山返杭州,经上海,在丰子皑家小住,后返杭州。   
1927
(丁卯民国十六年)     48岁春,居杭州吴山常寂光寺。7月移居灵隐后山本来寺。秋,至上海,居江湾丰子皑家。主持丰子皑皈依三宝仪式。期间与丰子皑共同商定编《护生画集》计划。是年春,丰子皑等编《中文名歌五十曲》出版,内收李叔同在俗时歌曲13首。丰子恺在序言中说:李先生有深大的心灵,又兼备文才与乐才。据我们所知,中国作曲作歌的只有李先生一人。”   
1928
(戊辰民国十七年)     49岁春夏之间,在温州大罗山诛茆坐禅。秋至上海,与丰子皑、李圆净具体商编《护生画集》。冬,刘质平、夏丐尊、丰子皑、经亨颐等共同集资在白马湖筑晚晴山房,供大师居住。   
1929
(己巳民国十八年)     50岁正月,自南安小雪峰至厦门南普陀寺,居闽南佛学院,参与整顿学院教育。春,返温州,途经福州,在鼓山涌泉寺藏经阁发现《华严经疏论纂要》刻本,叹为稀有,发愿刊印。9月,在晚晴山房小住,10月重至厦门、南安,与太虚法师在小雪峰寺度岁,并合作《三宝歌》。是年2月,《护生画集》第一份由上海开明书店出版。50幅护生画皆由大师配诗并题写。大师在跋中曰:我依画意,为白话诗;意在导俗,不尚文词。普愿众生,承斯功德;同发菩提,往生乐国。并云:盖以艺术作方便,人道主义为宗趣。是年,夏丐尊将所藏大师在俗时所临各种碑帖出版,名《李息翁临古法书》(上海开明书店)。是年,仲兄李文熙卒,年62岁。  
1930
(庚午民国十九年)      51岁正月,自小雪峰至泉州承天寺,与性愿法师相聚。4月赴温州,后至白马湖晚晴山房。秋赴慈溪金仙寺,讲律两次。11月赴温州庆福寺。时人称弘一大师为孤云野鹤,弘法四方。
1931
(辛未民国二十年)        522月,自温州过宁波,旋赴白马湖横塘镇法界寺。发愿弃舍有部律,专学南山,从此由新律家变为旧律家。9月,广洽法师函邀大师赴厦门。同月在金仙寺作清凉歌。岁末在镇海伏龙寺度岁。   
1932
(壬申民国二十一年)     53岁是年在镇海龙山伏龙寺为刘质平作书法。年底,至厦门,住山边岩(即万寿岩),在妙释寺讲《人生之最后》。   
1933
(癸酉民国二十二年)     542月初曾赴厦门,旋返妙释寺。是年在妙释寺讲《改过经验谈》,在万寿岩开讲《随机羯磨》,重编蕅益大师警训为《寒茄集》。在开元寺圈点《南山律钞记》,在承天寺讲《常随佛学》。   l
1934
(甲戌民国二十三年)      552月,至厦门南普陀寺讲律。协助常惺院长整顿闽南佛学院。见学僧纪律松弛,认定机缘未熟,倡办佛教养正院。是年,跋《一梦漫言》,作宝华山《见月律师行脚略图》。冬移居万寿岩,讲《阿弥陀经》。又编《弥陀经义疏撷录》。  
1935
(乙亥民国二十四年)      56岁正月在万寿岩撰《净宗问辨》。3月,至泉州开元寺讲《一梦漫言》。5月抵净峰寺,后应泉州承天寺之请,于戒期中讲《律学要略》。   
1936
(丙子民国二十五年)       57岁春,卧病草庵,数月方愈。5月居鼓浪屿日光岩。年末移居南普陀寺。是年,《清凉歌集》由上海开明书店出版。   
1937
年丁丑民国二十六年)      58岁年初在南普陀寺讲《随机羯磨》。2月在佛教养正院讲《南闽十年之梦影》。3月为厦门市第一届运动大会作会歌。5月应邀至青岛讲律,10月返厦门。岁末赴泉州草庵。   
1938
(戊寅民国二十七年)     59131日在草庵讲《华严经普贤行愿品》。219日入泉州。32日讲经于承天寺。后赴梅石书院、开元寺、清尘堂及惠安、厦门等处讲经。54日,即厦门陷落前数日离厦门至漳州南山寺。冬初至泉州承天寺,后移居温陵养老院。  
1939
(己卯民国二十八年)    604月入蓬壶毗峰普济寺闭门静修。著《南山律在家备览略篇》等书。9月,澳门《觉音月刊》和上诲《佛学半月刊》均出版《弘一法师六秩纪念专刊》。秋末,为《续护生画集》题字并作跋。   
1940
(庚辰民国二十九年)      61岁春,闭关永春蓬山,谢绝一切往来,专事著述。10月,应请赴南安灵应寺弘法。   
1941
(辛巳民国三十年)       624月,离灵应寺赴晋江福林寺结夏安居,并讲《律钞宗要》,编《律钞宗要随讲别录》。冬,入泉州百原寺小住,后移居开元寺。岁末返福林寺度岁。   
1942
(壬午民国三十一年)      632月赴灵瑞山讲经。但弘一提出三约:一不迎,二不送,三不请斋。3月回泉州百原寺,后居温陵养老院。7月,在朱子过化亭教演出家剃度仪式。8月在开元寺讲《八大人觉经》。102日下午身体发热,渐示微疾。107日唤妙莲法师抵卧室写遗嘱。1010日下午写悲欣交集”4字交妙莲法师。1013日晚745分呼吸少促,8时安详西逝,圆寂于泉州不二祠温陵养老院晚晴室。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