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卜奎书画院

中国书画作品展厅

 
 
 

日志

 
 

高二适《致苏渊雷书札  

2012-12-06 10:18:57|  分类: 书家精典二王真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高二适《致苏渊雷书札》

现代高二适《致苏渊雷书札》

现代高二适《致苏渊雷书札》

现代高二适《致苏渊雷书札》

现代高二适《致苏渊雷书札》

现代高二适《致苏渊雷书札》

现代高二适《致苏渊雷书札》

现代高二适《致苏渊雷书札》

现代高二适《致苏渊雷书札》

现代高二适《致苏渊雷书札》

现代高二适《致苏渊雷书札》

现代高二适《致苏渊雷书札》

现代高二适《致苏渊雷书札》

现代高二适《致苏渊雷书札》

现代高二适《致苏渊雷书札》

现代高二适《致苏渊雷书札》

现代高二适《致苏渊雷书札》

现代高二适《致苏渊雷书札》

现代高二适《致苏渊雷书札》

    高二适《致苏渊雷书札》

 

    苏渊雷与高二适是同时代人,抗战时期他们在南京和重庆已相识相交。那时候,苏渊雷还只有30多岁,在重庆北碚文化区创办钵水斋书肆,主要进行文物交流、图书出版、举办学术讲座、广泛结交中外名流。当时的钵水斋大家云集,有沈钧儒、郭沫若、章士钊、许寿裳、钱穆、顾颉刚、宗白华、高二适等人。苏渊雷自己刊行的《钵水斋丛书》有《天人四论》《名理新论》《中华民族文化论纲》《陪都赋》《经世文宗》等,还发表了许多论文,同时在其他书店出版了《宋平子评传》《玄奘新传》等著作,传播中华文化。高二适长苏渊雷5岁,苏渊雷常以兄长相称,他们经常相聚,探讨国运、研究文化,更有诗词唱和。苏渊雷在《巴山忆旧——钵水斋缘起》一文中曾经提到,在他的《经世文综》一书出版时,高二适前来祝贺,并赠诗一首:“故人昔住温塘日,酒罢高歌泪数行。自倚卖书为事业,谁知经世有文章。贫余妻子能行乐,倦里河关供发狂。似我萧疏亦何计,江湖安得便相忘?”高二适的这段诗,不但写出苏渊雷的“酒罢高歌”的品性,也让人知道当时他“卖书”求生计的境遇,更让人钦佩苏先生“经世有文章”的才华。

  提起与高二适的相交历史,苏渊雷曾说过:“与二适交40年,自宁而渝,自渝而沪,又自沪而宁,可谓‘所更非一’‘感慨系之’。”那个年代,正是抗战时期,他们不断辗转于南京、重庆、上海等地,为生计奔波,但他们的友谊和诗书往来从不间断,讨论国家形势,共叹民众生活的苦难:“转怜词客生涯苦,愧尔芳菲吐属才”“衔杯读曲寻常事,未抵灵均一往哀”,这些在陪都重庆写下的诗句,反映了当时艰难的生活以及以诗自误的情绪。

  抗战胜利后,他们又在南京相逢,在秦淮河上对饮,高二适写道:“大劫河山怆酒垆,今来还记碧窗疏。”对其10年前在碧窗下谈论国事的情景记忆犹新。苏渊雷则叹息:“历劫河山仍战垒,过江藻缋只蘧庐。”“天下安危一发牵,寸心真为此悬悬。”两人对抗战胜利后仍动荡不安的民众生活表示担忧。
    新中国成立后,苏渊雷与高二适都从事教育工作,仍有许多诗文交往。上世纪60年代初,苏渊雷在哈尔滨受到不公正待遇,高二适也境遇不佳。他们互相鼓励、相互支持,高二适给苏渊雷的诗中写道:“当汝羁栖天北角,正我憔悴江之南。”“海内故人惟我独,天边知己让君先。”可见他们同命相怜又相知。

  两人不断诗词唱和、学术研讨,更有不间断的相互学习、互相欣赏。“草圣诗豪世并谙,无惭美誉满江南。”这是苏渊雷对高二适书法和诗作的赞誉。而高二适对这位小弟的才情也是倍加赞赏,他夸苏渊雷的气度,佩服他的情操:“屋山试瞰天无际,风雨能来最子贤。”由于他们的才与情相通,志与趣相投,历时40年的友谊在诗坛和书坛广为传播。在高二适病逝于南京时,苏渊雷寄去了挽诗四章:“诗名雄楚蜀,草圣见嶙峋。肝胆凭谁照,艰屯独我亲。”并满怀悲怆地写道:“曲高谁和者,魂警梦难通。惟有白门柳,萧萧杂雨风。”

  1965年,高二适先生参与“兰亭”学术论辩,发表了《兰亭序的真伪驳议》和《兰亭序真伪之再驳议》等文,在国内影响极大。由于辩论的另一方是很有影响力的郭沫若,一时间,成了国内学术界的焦点。当时这场争论还惊动了毛主席,毛主席于1965年7月28日致郭沫若信中说:“笔墨官司,有比无好。”

  高二适在这场辩论中表现了高昂的风格,不随流俗,独持己见。当时苏渊雷虽在政治上受到挫折,但他还是致函海上师友,大力搜集关于兰亭序真伪的有关论据,以助高二适。并写诗称赞高二适:“公案兰亭驳岂迟,高文一出万人知。黄庭恰好真同调,金谷相参别缀诗。自是临摹有瘦硬,何曾癸丑补干支。流沙坠简分明在,波磔蝉联尚有丝。”其中“公案兰亭驳岂迟,高文一出万人知”后成为国内学术界颂扬高二适的佳句。

  苏渊雷与高二适来往的信札较密切,高二适纪念馆至今还珍藏了6封高二适给苏渊雷的信札,这些信札如今已是珍贵的书法艺术作品和难得的文史资料了,从中可以窥见苏渊雷与高二适之间的交往情形。由于这些信札跨越了上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有将近20年的时空,不仅可研文理、可探诗奥,亦可研高二适晚年的书艺精华。其中有一封信是1973年章士钊先生在香港逝世之后,高二适致苏渊雷的手札,书法之中可以品味艺术,言词之中更可看出高二适、苏渊雷之间兄弟般的情感。

 

    高二适(1903-1977),原名锡璜,后取“适吾所适”之意,改名二适,字适父,中年曾署瘖盫,晚年署舒凫。当代著名学者型的书法家。江苏东台人,生于江苏姜堰兴泰乡东台小甸址村,1915年毕业于东台县高等小学,18岁任立达国民学校教员,21岁时为校长。25岁考入上海正风文学院,27岁考入北平研究院为国学研究生,29岁因病回乡为通讯研究生,并任小学校长。33岁应陈树人之邀任国民政府侨务委员会办事员、科员、立法院秘书,1937年随立法院入川。1946年回南京后,曾兼任朝阳文学院和建国法商学院教授。建国后,历任南京工专上海分校、华东专科交通学校教员、华东水利学院图书馆职员,1958年因病退职。1963年经章士钊引荐,被聘为江苏省文史馆馆员。1965年参与“兰亭”论辩,《兰亭序真伪驳议》和《兰亭序真伪之再驳议》等文影响极大。在文史哲、诗词、书法的研究和创作方面,成果卓著。
  先生少承家学,一生潜心国学书艺研究,深造自得,独学成者。早岁受知本乡前辈戈以振、韩紫石。与赵香宋(熙),于右任多有知交,许为能诗、书有家。中岁师事章士钊,有半个世纪交往,为忘年交。章对高极爱之重之,赞其诗帖挥洒极工,颇类南宫名札,学问“寝馈功深”,“史实研究”“无漏洞可塞”,斯为“天下一高”。高二适诗出一生,直造精微,言必已出,晓畅唐之村韩刘柳、宋之江西诗派。比重为诗数千篇,留存有诗辙集三百余首。其遗存书帖多有批注题跋,皆颠扑不破语,造诣极深,是遗世最宝贵财富之一。
  高二适博精国学,晓畅周易,受约为章士钊《柳文摘要》拟定《柳子厚与刘禹锡论周易九六论书后题》及《跋刘宾客天论》二文。章士钊为此有赞许诗句“独虑天书读难尽,高高犹自敞河源”。为人狷介自持,1965年在与郭沫若的兰亭真伪论辨中,冒着可为“世人矢的,被人唾嗓”的风险,独持异议、翼翼拟定《兰亭序真伪驳议》文,援据坚确地指出,兰亭序为真非伪。驳文立论精严,字字坚实,切中肯綮。此巍然硕书经章士钊推荐,毛主席助成,一月内二见报刊,海内外传为佳话,特为世人所瞩目。遗作《刘宾客集注》虽未能公表,章士钊称此集与其《柳文摘要》将并户列入中唐刘(禹锡)柳(子厚)大师讲坛。
  先生有渊博的文史知识,精鉴赏,长期在文史馆工作,博及群书,眼光很高,为书取法乎上,深造探求,他对自己的草书很自信,自认为天下第一,有多本书法集(含书评)出版问世。认为章草为今草之祖,习今草应从草录(章草)隶篆入门,则笔法入古、脱俗。年逾五十,主攻章草,广收历代《急就章》传本,考校本,及古残简碑贴字节,排比正章、审核异同,撰写《新定急就章及考证》一书,历时十载,1964年校补定稿,1982年出版,使坠失一千六百余年的章草免遭烟灭,国人惊动。在书法实践上,他巧妙地将章草、今草、狂草熔于一炉,既有高古的品格,又有奔腾跌宕之气势,尤以线条的劲幢、结字的紧密见长。看他的草书,才真正感觉到那笔锋在纸上奔突的力度。高二适学问素养极高,作品往往洋溢出浓郁的书卷气。文章、书法极受林散之先生推重。
 高二适一生与诗书同命,文如其人,于学问严谨中实,宁根固底,语不犹人,不驰鹜浮名;于事刚正不染,不依违两可,坦荡一生;于友襟期坦诚,良实忠纯;于后学为严师益友,堪为一代宗师。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