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卜奎书画院

中国书画作品展厅

 
 
 

日志

 
 

金?任询草书《杜甫诗古柏行》卷识真  

2014-09-01 16:51: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任询(1133-1204)字龙巌,又号南麓先生。元好问《中州集》:询,字君谟(一作君谋),易州军市人(今河北易县),生于虔州(今江西赣州)。父名贵,善画,喜谈兵。为人慷慨多大节,书为当时第一,画亦入妙品,评者谓画高于书,书高于诗,诗高于文。正隆二年(1157)进士,历省掾、大名总幕、益都都勾判官、北京盐使。课殿,降职泰州节厅。时无借力者,故连蹇不进。六十四致仕,优游乡里。家所藏法书名画数百轴,日夕展玩,不知老之将至。年七十卒。

    元好问《遗山集·跋国朝名公书》将任氏列于金代书法家之首:“任南麓书如老法家断狱,网密文峻,不免严而少恩,使之治京兆,亦当不在赵(广汉)、张(敞)、三王(尊、章、骏)之下。元代《墨池渊海》誉:“南麓字流丽遒劲,不让二王。”明张廷纲《永平府志》曰:“任询真草字书,气完力劲,世宝传之。”张才《保定志》言其:“字入圣”。清人王毓贤《绘事备考》亦称其“草书妙入神品”。

    千百年来,后人评及金代书法,多论金人书承唐宋之风,书重颜脉,而不乏苏、米影响;任询书多宗鲁公,雄健超迈,气魄魁伟,此为世人共许。金赵秉文曾借杜甫《望岳》诗评任询书云:“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夫如何,三字几不成语,然非三字,无以成下句有数百里之气象,若上句俱雄丽,则一李长吉耳。此前人诗论也,论书亦然。若有学南麓书者,当以吾言参之。”元好问亦赞任询书:“行云流水,自有奇趣。”王恽则称其书:“笔势超逸,气韵兼胜,豪放飞动,超乎常度”云云。

    遍考各国公私庋藏金代(11271279)法书传世作品,之前周知的任询传世墨迹仅《北宋郭熙山水卷跋》1一件,(并非任氏独立书法作品)此迹原系任询为《北宋郭熙山水卷》鉴题所作,后于清代宫廷入藏并入《石渠宝笈》初编著録。溥仪之后此迹散佚民间。建国初,曾任广州市长的朱光与长春发现并庋藏,后经好友谢稚柳代为委托上海博物馆重新修裱。今世得睹此原作者,仅张公葱玉、谢公稚柳等前辈与笔者三几人而已。任询其余作品仅有碑刻六件、法帖一件流传。以书写时序排列:即南宋拓本《杜甫诗古柏行》、《退之秋怀诗十一首》、(收于《墨缘堂藏真》丛帖)《吕徵墓表》、《大天宫寺碑》、《完颜希尹神道碑》、《完颜斡鲁神道碑》、《表海亭诗》等。

     

     

     

      1 金·任询《北宋郭熙山水卷》跋,此迹原系任询为《北宋郭熙山水卷》鉴题所作,后于清代宫廷入藏并入《石渠宝笈》初编著録。

     

    任询书法存世墨迹《北宋郭熙山水卷跋》,以书写年款“大定辛卯九月十八日”推知为任询虚年35岁所作。而日本有邻馆庋藏的任询传世书法墨迹《杜甫诗古柏行》草书卷2,系书于金正隆5年(庚辰岁九月1160),时任询虚年28岁,此即为上述任书碑刻中南宋拓本《杜诗古柏行》之母本。(以下简称:墨迹本《古柏行》卷)墨迹本《古柏行》卷与《北宋郭熙山水卷跋》书写时间间隔八年,前后二书俱为行草书体,书写、布局亦较为一致。从二作中可资考鉴的重复笔划和书写的状态格趣等方面特征看无不如一。如以下字部:3 “十、行、尤、已、九、门、氵、亻、墨、灬、人、月、宀、高、戈、正、风、疋、次、丘、廴”等。二作间略有差别的是:前者(即墨迹本《古柏行卷》)通篇精神凝重清雅,兼蓄颜家旨趣,行跃起止、法度张显,而率性可见。后者(即《北宋郭熙山水卷跋》)点划行间,气韵浑然而情法稍纵,或从律动开阖,苍润朴逸处略别前者。二作纸质均为麻纸,纸性稍熟,故墨痕沉实,虽饱经岁月,然笔触清晰,墨仍可辨五色;与元明时渐生纸性区别显著。此为任氏八年中修为精进使然。综上所述,二作的笔墨旨规亦或虽略见早晚区别,然从两作的情性魂魄处看显出作者一笔机趣。

     

    2 金·任询《杜甫诗古柏行》卷,系书于金正隆5年(庚辰岁九月1160),时任询虚年28岁,此即为任书碑刻中南宋拓本《杜诗古柏行》之母本。

     

                                        局部放大图一

                                        局部放大图二

                                               局部放大图三

    任询墨迹本《杜甫诗古柏行》草书卷的鉴藏题跋情况:

        (1)卷的包首4为清早期云锦质,包首题鉴:金任南麓草书古柏行真迹神品。梅景书屋秘笈,吴湖帆题签。钤印:“湖帆審定”朱文。

                                        

                                           ④包首  

        (2)引首5:龙嚴墨妙。钤印“长尾甲印”白文、“云山”白文。“古矜”朱文。

                          

                                    ⑤引首

     

        (3)前隔水题鉴6:金任南麓书古柏行真迹。梅景书屋珍藏法书。钤印:“梅景书屋秘笈”朱文。题签右侧钤印:“至宝”朱文葫芦形印(吴湖帆加蓋藏印)。

                              

     

        内隔水为明花凌旧裱遗物,另见骑缝处钤印情况:(按年代早晚顺序)

         “开国文武世家”白文方形大玉印(依据吴湖帆所鉴为:浙江青田刘氏用印,刘伯温13111375)号郁离子。其生平曾获藏苏轼《乐地帖卷》等。

     ②“廷美”朱文  刘钰(1410-1472)字廷美,号完菴,刘伯温孙,江苏苏州人。其平生曾获藏《赵孟頫书尚友斋》等。

     “明安国玩”白文。(安国(公元十六世纪)字民泰、桂坡、江苏无锡人。其平生曾获 藏《元人游仙诗册》等。

     “大明锡山安国珍藏”白文(3.4二印均为明安桂坡所蓋藏印)

     “梅景书屋” 朱文  吴湖帆(18941968)名倩,号倩庵,江苏苏州人,其平生曾获藏甚丰,且多为传世巨迹。如:元吴镇《渔父图》卷、金任询《杜诗古柏行》等。

     《吴氏文库》朱文

     “吴湖帆珍藏印” 朱文

     “铭心绝品” 朱文

     “梅景书屋图书”(56789印均为吴湖帆所蓋鉴藏印)

     书尾“诗”字下铭印:“大伯宗、大冢宰、大宫保、大学士”十六字朱文大玉印,与前隔水内所蓋“开国文武世家”,同为明初刘伯温所蓋鉴藏印。

       后内隔水材质与上同。骑缝及隔水内印情况:

    “天弢居士”白文。(王世贞(15261590)字元美号天弢居士等,江苏太仓人。其生平获藏题跋的作品有:元赵孟頫《行书灵隐大川济禅师塔铭卷》、虞世南《汝南公主墓志铭》等)

    “郭衢階赏鉴”朱文。郭衢階(公元十六—十七世纪初)字亨父,四川富顺人。其生平曾获藏唐阎立本《步辇图卷》、唐韩滉《文苑图卷》等。

    “希世之宝”白文 (郭衢階所蓋鉴藏印)

    “明安国玩”白文

    “桂坡安国鉴赏”朱文   (第45二印亦为明安国所蓋鉴藏印)

    “李氏珍赏”白文 (印主不明)

    “吴湖帆珍藏印”朱文

     “梅景书屋秘笈” 朱文

    “吴万宝藏” 朱文

    “湖帆審定” 朱文   (第78910均为吴湖帆所蓋鉴藏印)

    墨迹本《古柏行》曾为近世鉴藏巨擘吴湖帆珍藏,并录入吴氏《丑簃日记》中,卷首、背签及卷后多见吴氏鉴题并附有吴氏珍藏的朱批明拓本《杜诗古拍行》10配裱卷中,(以下简称明拓本《古柏行》)卷尾另见日本长尾甲鉴题。

     吴氏鉴题一:任南麓书《古柏行》,南宋时曾勒入石,明以来都不知龙巌为南麓别号,每以拓本割去龙巌二字以讬鲁公。此真迹(指《古柏行》墨迹本)之后亦被傖父截去款字,可惜也。诗字下盖“大宗伯、大冢宰、大宫保、大学士”十六字印,卷首有“开国文武世家”大玉印,“廷美”小印。盖曾藏青田刘氏也。(刘伯温(1311-1375),浙江青田刘氏,元统元年(1333)进士,朱元璋聘至金陵,陈时务策及灭元方略。后封诚意伯,以弘文馆学士致仕。追谥文成。)廷美号完菴,(刘珏(1410-1472)字廷美,号完菴,文成公孙,能画,负盛名。正统三年(1438)举人。官至山西按察使僉事。正、行书出赵孟頫,山水出王蒙,行书学李邕,各极其妙。天顺(1475-1464)间与杜琼、徐有贞、马愈、沈贞吉、恒吉并能写山水,卒年六十三。)又“锡山”、“安国”二印,即安桂坡也,“天弢居士”弇州王元美也,郭衢階为贾人之风雅者,富收藏,好弄辞翰,甞为董文敏所诋諆,此卷仅钤小印于隔水凌,或为文敏所呵之后,故矜慎如是。南麓真迹仅吴荷屋《辛丑消夏记》载:《韩文公秋怀诗卷》,绢本而已,余皆不之见,况此为纸本真迹,复经宋人勒石,煊赫艺林,可谓第一希有之品,南麓书名在金时已称第一,矧今日乎?壬申七月七日(1932)展观题此,吴湖帆。下钤“吴万宝藏”朱文,“醜簃长乐”汉白二印。

     

                                        朱批明拓本《杜诗古柏行》卷一、二

     

    吴氏鉴题二:(即明拓本《古柏行》卷考记)此亦明拓本 ,但勒石时定以双钩摹出,钩本不清,致有数字笔道失样,原本(指墨迹本)精神奕奕,刻本(指明拓本《古柏行》)便弱矣,仅宋时刻(即指有临馆藏南宋拓本《古柏行》)为可贵耳。湖帆又识。

    长尾甲鉴题:予尝见石刻《古柏行》,立轴无款,(从墨迹本《古柏行》由轴而裁蓑衣式裱的卷装特征看,与长尾甲所言“立轴无款”情况相符)以其书似颜鲁公传为颜书,予私怀疑未及考核,今观有邻馆所弆此卷,后有吴湖帆跋,详记原委,并附旧拓石本。款云“龙巌”乃知任君谟书,(向所见石刻原为横批,拓时改为立行,后又削“龙巌”二字也)于是宿疑始释。按金史文艺传:任询,字君谟,(永平府志云号南麓先生)易州军市人,父贵,有才干,喜谈兵,宣政间游江浙。询生虔州,为人慷慨多大节,书为

    当时第一,画亦入妙品,评者谓画高于书,书高于诗,诗高于文。然王廷筠独以其才具许之。登正隆二年进士第,历益都都勾判官,北京监使,年六十四,致仕优游乡里,家藏法书名画数百轴,年七十卒。又捡吴荷屋《辛丑消夏记》载有:君谋书《韩文公秋怀诗十首》,款云“龙巌君谋”,因知君谟,又作君谋,“龙巌”其自号也。荷屋跋曰:世传《古柏行》石刻款有“龙巌”二字,历来鉴家莫能定为谁氏,此卷笔意与

    《古柏行》(应指南宋石刻本)如出一手,殆即君谋书也。《古柏行》书于庚辰岁九月三日,其时为正隆五年,(任询登正隆二年进士)正隆海陵王五年号,其五年即南宋绍兴三十年也。金人书绝不易获,况此卷可以匡石本谬传(指明拓本),尤有益鉴书,可不宝贵乎?昭和乙亥二月雨山老逸长尾甲。下钤白文“长尾甲印”。

    另据吴湖帆《丑簃日记》(193327日)记载:“……余以金任君谟《古柏行》真迹及元人王叔明、饶介之书画合璧卷,由大千(张大千)经手易元吴仲圭《渔父图》?卷,亦一快事。此与长尾甲题跋“今观有邻馆所藏此卷,后有吴湖帆跋……”吴氏此则日记印证了此《古柏行》墨迹卷近世流传梗概。

       墨迹卷后其它题跋情况:

     佚名鉴题(或为扬澥):“古柏行为宋时人书,其笔法脱胎于颜平原(颜真卿),往往误认作鲁公(颜真卿)书,暑款明明有“龙嚴二字也”。

     扬澥鉴题:“右古柏行,书者为任君谋,君谋名询,登金国正隆时进士。

    其书名亦煌耀一时,龙嚴其别号也。丁亥十一月廿八日扬澥重记。与此鉴题同纸左侧下角钤印:

    1、“吴湖帆”朱白相间。

    2、“江南吴氏世家”朱文。

    3、吴梅鉴题“驚人真迹完颜文献。壬申七月吴梅敬观”

    后附明拓本《杜诗古柏行》卷鉴题情况:

         1、隔水题签“明拓古柏行石刻,吴湖帆珍藏。”钤印“吴万宝藏”朱文

    明拓本朱批情况:

    1、右起拓本全卷,均为吴湖帆之前的拓本收藏主人对照墨迹本以朱笔勾正拓本走形处。全篇总计182字,经修正勾改处多达171字,仅11字未作朱笔修正。

    2、右起第六行下“参”字侧有朱批“点衍”二字。

    3、右起第十二行上“巫”字侧有“少一折”三字朱批。

    4、右起第十八行下“郊”字侧有“点衍”朱批。

    5、右起第十九行中“窈”字侧朱批“多一曲,”“窕”字侧朱批“连笔在中一直”。                

    6、右起第二十一行上有“空”字朱批,(拓本空字残缺几不见),下“踞”字侧有“此处连属  太荒谬”七字朱批。

    7、右起第二十三行下“烈”字侧有“中画刻误”朱批。

    8、右起第二十四行中至下“扶持自”三字侧有朱批“不连”、“不连”。

    9、右起第二十五行上“是”字侧有“石泐”朱批、下“力”字侧有朱批:“开花笔多不开花,不开花笔往往开花。”

    10、右起第二十七行上“造”?字左侧朱批“一点太岂有此理”。

    11、右起第二十八行上“厦”字左侧朱批“一撇原本何等样妙”。右侧朱批:“小踢脚大伪”。中“如”字上朱批:“不作两点原本作口”。

    12、右起第二十九行中“栋”字侧朱批:“栋字完全枯笔、刻者僵矣。”

    13、右起三十行“迴”字下朱批“回下画非长画”

    14、右起第三十二行上“章”字侧朱批“下直太短”。下“驚”字左上侧有“石泐”二字,右侧朱批“马字中间各种区纽居然未误”。

    15、右起第三十三行上“未”字侧朱批十一字因接缝多字削去,仅“即不称势”四字可辨。下“树”字侧有十字朱批亦被削去一半,仅辨“….太荒谬,无此情理”。

     16、右起第三十四行上“伐”字侧朱批“一点出格”中“谁”字侧朱批“‘’以意改之”。下“送”字左侧朱批“一点多”。

    17、右起第四十二行上“右”字侧朱批“本身右字切去”。中“庚”字侧朱批“庚字误”。

    18、右起第四十四行下“龙”字侧朱批“龙嚴”二字切去”。

    明拓本《古柏行》本幅钤印情况:

    1.“潘 □ 之印”白文 

    2.“翰瞻”朱文 

    3.“ 绛州家学”白文 

    4.“海隅潘氏考藏”朱文

    5.□□ 阁主珍藏书画金石文字印”朱文 

    6.“吴湖帆”朱白印  7.“四欧堂印”

    需要指出的是:近有妄鉴者言:墨迹本《古柏行卷》是“据旧拓悉心临摹之作”。持此议者谬失有三,一者:未睹原作,亦从未见过任氏真迹。绝不知任氏书写之诣趣。二者:对墨迹本《古柏行》由轴变卷以及“书似颜鲁公而传为颜书”和吴氏据所见南宋拓本上“龙严”名款“后为伧父削去”等变迁情况一无所知。其三,对墨迹本《古柏行》与明拓本《古柏行》以及拓本朱批未作认真研究,遂以讹传讹,遑然而论。吴湖帆跋曰:“此亦明拓本(即墨迹卷后附朱批明拓本《古柏行》),但勒石时定以双钩摹出,钩本不清,致有数字笔道失样。原本(指墨迹本)精神奕奕,刻本便弱矣。”(即指朱批明拓本中诸多妄造失实处)而吴湖帆所言:“仅宋时刻为可贵耳”的宋刻本,今亦藏日本有邻馆,显然为吴所熟阅,故对卷后所附拓本明确鉴言为“此亦明拓本”。

    据日人长尾甲鉴跋:“金人书绝不易获,况此卷可以匡石本谬传(指明拓本)尤有益鉴书,可不宝贵乎?”而持“据旧拓悉心临摹”之妄鉴者,既不识任氏书写之格趣,又与任询该书流传失之考据;而明拓本上朱批灼灼,屡屡指出拓本之妄伪本相,真知灼见,字句精微竟缘何不见?纵观朱批,拓本《古柏行》卷,中几无一字于墨迹本行迹神采吻合。从拓本《古柏行》“空”“是”字残损等现象看,应为明初时好事者钩自残损别石旧拓,再传拓后世以酬风雅,而非拓出墨迹本原作;加之传拓不清且妄度点划,故而与墨迹母本相差远矣。

    建国以来,在专对古代书法作伪的案例研究方面,以台湾傅申先生《海外书迹研究》?影响较大,书中对以拓本翻钩填墨法、对临钩摹以拓传拓、造拓等伪作案例均有深入探究;而以摹、临、仿、造各种手段伪作的书法无不以追求形似为能事,而独于神采精微处欠失。笔者通过对任询书《北宋郭熙山水卷跋》、《古柏行》墨迹本与明拓本综合研究认为,前二作应为可资鉴伪的任询书法中、早期真迹标准件;也由此确认:墨迹本《古柏行》为任氏中年略早所作真迹;在此前提比证下,拓本《古柏行》应属吴氏所言“此亦明拓本”。而拓本《古柏行》并非后人单纯伪仿之作;而是依据残石劣拓再次或多次翻拓、传拓而成。

    经比较和考鉴,相隔任氏《北宋郭熙山水卷跋》仅八年书写的《古柏行》传世墨迹,笔者亦认为:墨迹卷《古柏行》书写从容,笔法气韵与《北宋郭熙山水卷跋》浑然一脉,兼据墨迹本《古柏行》卷中,赫然在目的鉴藏印鑑及相关旁证看,确流传有序、无可质疑的金代任询草书真迹。

    任询墨迹本《杜甫诗古柏行》释文:

    孔明庙前有古柏,柯如青铜根如石。霜皮溜雨四十围,黛色参天二千尺。君臣已与时际会,树木犹为人爱惜。云来气接巫峡长,月出寒通雪山白,忆昨路绕锦亭东,先主武侯同闭宫。崔嵬枝干郊原古,窈窕丹青户牖空。落落盘踞虽得地,冥冥孤高多烈风。扶持自是神明力,正直原因造化功。大厦如倾要梁栋,万牛回首丘山重。不露文章世已惊,未辞剪伐谁能送?苦心岂免容蝼蚁,香叶曾经宿鸾凤。志士幽人莫怨嗟:古来材大难为用!庚辰岁九月三日书杜老诗。(龙严二字为父割去)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