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卜奎书画院

中国书画作品展厅

 
 
 

日志

 
 

金 任询《行书韩愈秋怀诗》  

2014-09-01 17:14: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任询(1133-1204),字君谟,号龙岩,又号南麓先生,易州(今河北易县)人。正隆二年(1157)进士。历官益都都勾判官、北京盐使,享年七十多岁。诗文书画俱工,山水师王庭筠,擅真、草二体书。《增补中州集》中记载:“为人多才艺,时人评为画高于书,书高于诗,诗高于文。晚年家藏诗画数百轴、诗数千首,后皆散失。”《金史.任询传》说他:“为人慷慨多大节,书为当时第一”,可见对他的书法在当时有一定影响。一生挥毫无数,身后传世作品却凤毛麟角,屈指可数,仅有《古柏行》、《吕征墓表》等几件精品为今人睹见。
  任询书法集众家之所长,其字钟灵毓秀。叶昌炽《语石》中,评论他所写的《大天宫寺碑记》:"突兀奇伟,壁立千仞"。明人周天球跋《秋怀诗帖》说他“本宗怀素”。书法雄健超迈。风格在颜真卿苏轼之间,然后人论任询书时多言其宗鲁公。如:吴其贞说:“书法雄秀,结构纵逸,盖宗于颜鲁公”(《书画记》);顾复认为:“君谟书谓其擅学平原”(《平生壮观》)等。学颜真卿,所以任询的书法作品多尚气势,当时诸多名流对他的书法雄健气息有着共同的认识。赵秉文说他的书法“‘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夫如何’三字几不成语,然非三字,无以成下句有数百里之气象。……学南麓者,当以是参之。”(《闲闲老人滏水文集》)。元好问赞其书法“行云流水,自有奇趣”、王恽于《秋涧先生大全集》中称其字在"颜(真卿)、坡(苏轼)之间。”、“豪放飞动,超乎常度”等等,都对任询作品的气势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延伸阅读
任询:一生挥毫无数传世作品凤毛麟角
    金朝女真人统治中原之初,因是马上民族突然掌权,文化建设曾一度出现中断。但仅仅过了二十几年,到熙宗完颜宣时,金朝始有了自己的文化人队伍。之后的几十年中,特别是海陵王完颜亮之后,金朝文化便有了快速发展,队伍建设上甚至超过了宋朝。这期间文学家、书法家、画家纷纷涌现,比如文学家蔡硅、赵秉文、党怀英,书画家王庭筠、任询、吴激、李早、杨邦基,都先后脱颖而出。其中书法家任询是保定易县人,其书法水平曾被誉为“金初第一”。
  任询出身于一个书香之家,父亲善绘画,多才多艺。任询从小受父影响,书画诗文齐头并进,才华横溢。1157年任询考中金朝的进士,历任益都都勾判官、北京盐使等职。由于工作不突出,经上级考察认为他“不称职”(课殿),被降职泰州当了个小官,仕途为之偃蹇,直至退休。
  现在看来,好不容易考上了进士,还当了盐使这么重要又这么肥的官,竟不好好干甚至被考评为不称职,估计不是能力问题。肯定与他对工作心不在焉而潜心书画有关。试想,他每天像着魔一样满脑子想的都是书画,家里和办公场所到处是画板、画纸、笔墨,别人请示工作,他正在写大字,再表现得不耐烦,这工作还能干好?他还能称职?
  任询画画和写书法很能吃苦,常常通宵达旦,废寝忘食。尤其写书法他不光多写,而且不停地写,运笔还蛮快,家里和办公机关所写书法作品堆积如山。那时不兴办书展,假如像现在一样,他要办书展这些作品恐怕一百间房子也摆不下。
  正因为他把心思都用在了书画上,所以在金朝最初的几十年间,他在书画界很快崭露头角。再加当时诸多书法名流帮着评介炒作,名声一哄而起。像“诗文书画俱工,真草书流丽扰劲,不让二王”,还有“集众家之所长,其字钟灵毓秀,突兀奇伟,壁立千仞”以及“书法雄秀,结构纵逸,雄健超迈”这样的话评家们都说了少。
  那时候文人们没有“文人相轻”的陋习,这有点难能可贵。在大家的簇拥下,很快任询就被推上了书法“当时第一”和“金初第一”的高座。与此同时,他的画也珍贵起来,被评论为“妙品”。人们索取他的书画成为时尚,一时门庭若市。书上说:他的书法“书在京师为最多”。看来当时他题写的墨宝大街上到处都是,官私都以此为尚。
  但后来有一个问题不能回避,就是任询名气如此之大,且一生挥毫无数,作品如山,并到处挥毫题赠。但身后传世作品却凤毛麟角,人们包括收藏家们达官贵人们,对他所赠所送作品都不是那么真心喜欢,时间不长就被丢弃了,所以保存下来的几乎没有。到现在留世的原始墨迹,也就是《古柏行》一件,且是不是他写的至今还有争论。就这件作品来看,实在算不上经典之作,怎么看都觉得笔迹多赖颜真卿,甚至是从颜真卿《裴将军》脱胎而来,并无特别。
  如此大的书画名家,时人评价又那么高,产量又如此之大,中国又是善于保存书画的国度,而且朝代也不是太远,其作品怎么就没有大量流传下来呢?现在来分析,他的这些作品“其行不远”的原因,恐怕还是出在他的作品本身。这与后世乾隆一生写诗五万,却一首都没传下来有点类似。
  就在任询去世不久,金朝书法界对任询的“造星”热潮也骤然沉寂。不仅如此,不同的声音也开始出现,后来书界较一致的意见是:任询书法致命的问题出在他“学古未化”上。学而无化就等于没有消化吸收,没有消化吸收,怎会有创造?没有自己的创造,怎能做中国书法一流?不是书法一流,怎能把他捧为“第一”?所以有人干脆说:金代书法并无开宗立派大家,只是承行唐宋之风而已,
  在这个问题上同时代的大文学家元好问和学者兼诗人王恽做得不怎么样。开始时他们俩对任询的书法评价最高,后来又带头说他的书法其实不怎么样。如元好间曾出过一本书叫《遗山集?跋国朝名公书》,书中把任询列为金朝书法家之首,赞其书法“行云流水,自有奇趣”。王恽则称任询书法在“颜(真卿)、坡(苏轼)之间,豪放飞动,超乎常度”。可是任询去世后,这俩学界的大名人的态度也就变了。元好问说,其实任询的书法“学东坡而稍有敛束”。意思是变化和收获不大。王恽说他“其擘窠大书,往往体庄而神滞”。意思是写得有点发傻。估计他俩这时说的是真心话,因为任询这时已经不在了。
  可见人在时对其作评价就免不了有泡沫,即使名人也不能免俗。
 

                                           韩愈秋怀诗十一首原文:
窗前两好树,众叶光薿薿。秋风一拂披,策策鸣不已。
微灯照空床,夜半偏入耳。愁忧无端来,感叹成坐起。
天明视颜色,与故不相似。羲和驱日月,疾急不可恃。
浮生虽多涂,趋死惟一轨。胡为浪自苦,得酒且欢喜。
白露下百草,萧兰共雕悴。青青四墙下,已复生满地。
寒蝉暂寂寞,蟋蟀鸣自恣。运行无穷期,禀受气苦异。
适时各得所,松柏不必贵。
彼时何卒卒,我志何曼曼。犀首空好饮,廉颇尚能饭。
学堂日无事,驱马适所愿。茫茫出门路,欲去聊自劝。
归还阅书史,文字浩千万。陈迹竟谁寻,贱嗜非贵献。
丈夫意有在,女子乃多怨。
秋气日恻恻,秋空日凌凌。上无枝上蜩,下无盘中蝇。
岂不感时节,耳目去所憎。清晓卷书坐,南山见高棱。
其下澄湫水,有蛟寒可罾。惜哉不得往,岂谓吾无能。
离离挂空悲,戚戚抱虚警。露泫秋树高,虫吊寒夜永。
敛退就新懦,趋营悼前猛。归愚识夷涂,汲古得修绠。
名浮犹有耻,味薄真自幸。庶几遗悔尤,即此是幽屏。
今晨不成起,端坐尽日景。虫鸣室幽幽,月吐窗冏冏。
丧怀若迷方,浮念剧含梗。尘埃慵伺候,文字浪驰骋。
尚须勉其顽,王事有朝请。
秋夜不可晨,秋日苦易暗。我无汲汲志,何以有此憾。
寒鸡空在栖,缺月烦屡瞰。有琴具徽弦,再鼓听愈淡。
古声久埋灭,无由见真滥。低心逐时趋,苦勉祗能暂。
有如乘风船,一纵不可缆。不如觑文字,丹铅事点勘。
岂必求赢馀,所要石与甔。
卷卷落地叶,随风走前轩。鸣声若有意,颠倒相追奔。
空堂黄昏暮,我坐默不言。童子自外至,吹灯当我前。
问我我不应,馈我我不餐。退坐西壁下,读诗尽数编。
作者非今士,相去时已千。其言有感触,使我复凄酸。
顾谓汝童子,置书且安眠。丈夫属有念,事业无穷年。
霜风侵梧桐,众叶著树乾。空阶一片下,琤若摧琅
谓是夜气灭,望舒霣其团。青冥无依倚,飞辙危难安。
惊起出户视,倚楹久丸澜。忧愁费晷景,日月如跳丸。
迷复不计远,为君驻尘鞍。
暮暗来客去,群嚣各收声。悠悠偃宵寂,亹亹抱秋明。
世累忽进虑,外忧遂侵诚。强怀张不满,弱念缺已盈。
诘屈避语阱,冥茫触心兵。败虞千金弃,得比寸草荣。
知耻足为勇,晏然谁汝令。
鲜鲜霜中菊,既晚何用好。扬扬弄芳蝶,尔生还不早。
运穷两值遇,婉娈死相保。西风蛰龙蛇,众木日凋槁。
由来命分尔,泯灭岂足道。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