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卜奎书画院

中国书画作品展厅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齐齐哈尔市《卜奎书画院》院长

网易考拉推荐

寒山与拾得问对录  

2016-04-19 08:19: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寒山与拾得问对录


寒山与拾得问对录





寒山与拾得问对录

寒山与拾得两位大师,是佛教史上著名的诗僧。唐代天台山国清寺隐僧寒山与拾得,行迹怪诞,言语非常,相传是文殊菩萨与普贤菩萨的化身。
唐太宗贞观年间,天台山国清寺的住持名叫丰干禅师。丰干禅师一次云游,去赤城山,突然听到一个孩子的哭声。四野无人,禅师急忙奔向前去,见是一个年约十岁的男孩在抽泣。禅师问∶「小菩萨,你是谁领出来的?父母在哪?家在什麽地方?」孩子回答说∶「我是个孤儿,无父无母,贪玩迷了路,家也不知在哪里了。」丰干禅师见他可怜,便领回了国清寺,交给僧人抚养。因这孤儿无名,又是丰干捡来的,僧人们便称他为「拾得」,天长日久,拾得就成了孩子的名字。

几年光阴一过,拾得从一个稚弱童子变成了硕壮少年,能够干些杂活了。丰干便派他去厨房帮忙,择择菜,烧烧火,好替僧人们减轻一些生活压力。这位拾得人倒勤快,只是有个怪毛病,每次干活总将一些剩菜剩饭包好,放到一个竹篓里。这些东西是他为寒山准备的。寒山是谁?国清寺的僧人都知道,他就是隐在山顶「寒岩」的那位怪人。寒山穿著奇怪,僧不像僧,道不像道,又喜欢诗文词藻,经常顺手写上几句,或随口吟诵几声。但他不像普通诗人那样预备文房四宝,也从不积累文稿,只要兴趣来了,便在屋壁竹石之上随手刻下。时间一久,寒岩附近的山石树木、村舍墙壁之上便布满了寒山的诗文。拾得对寒山非常敬佩,很想学得寒山的风范文采,便每日收积国清寺僧人用剩的饭菜,供养寒山。寒山每次下山来国清寺,他必有一竹篓的饭菜送给寒山,由寒山背上山去。

僧人讲究慈悲爱物,自已用不了的东西送给别人,对僧人来说是常事,所以,国清寺的和尚们对拾得的作为也不放在心里。然而,有一件事却令众僧非常难以忍受,那就是拾得经常在深更半夜狂呼乱叫。国清寺地处天台山脚下,附近村民很少,夜里极其安静,拾得突然大喊大叫,犹如平地惊雷,实在吓人得很。众僧无法忍受,便走出来批评他、驱赶他。拾得也不反驳回击,总是抚掌大笑,扬长而去,好像是故意要打破沉静之夜,扰乱僧人的清修。

三番五次之後,僧人们见拾得屡教不改,只好禀报丰干,希望丰干出面管教一下。丰干却对拾得纵容得很,从来不加劝阻。他自己也和拾得差不多,经常在深夜歌唱自娱。这是为什麽呢?原来,丰干不是常人,他知道拾得也不是常人,寒山也不是常人。他们到底是谁呢?原来是三圣菩萨的化身。

 

却说当时的台州刺史名叫闾丘胤。闾丘胤初来台州时,路上突患头疼,剧痛难止。正好遇上丰干自天台山外出游方路过,丰干便含一口水喷在闾丘胤的脸上,立即治好他的头疼。闾丘胤随即问道∶「天台山有什麽高贤吗?」丰干回答∶「贤人当然有,只是见到他们的人并没真正的认识他们,真正认识他们的人无缘见到他们。你如想见到他们,千万不可以貌取人。寒山是文殊化身,隐迹天台;拾得则是普贤菩萨,看上去却像乞丐。这两位都不是凡人。」板丘胤闻言,随即上天台访问贤者,仓促之间竟忘了问问眼前这位高僧的名字,因而不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丰干。

闾丘胤来到国清寺,依照礼节,先求见丰干住持。寺僧将他领到丰干的禅房,丰干当然不在。阎丘胤又要见寒山和拾得,寺僧便领他来到寒山隐居的寒岩,只见有两人坐在一堆篝火前面,正不知为何事而纵声长笑。闾丘胤上前施礼,说明来意。寒山、拾得大声喝道∶「丰干多嘴多舌,把我们说出来干什麽!你这人也是,遇上了阿弥陀佛都不知道,还来找我们干什麽?」说罢,二人抚掌大笑,牵手走到山林深处去了。从此,人间再没见到寒山、拾得,丰干也不见踪影了。闾丘胤随即派人将寒山刻在石木墙壁的诗文抄录下来,共有三百馀首,这便是流传於世的《寒山子文集》。

在江浙一带,寒山、拾得与丰干的故事几乎是家喻户晓,人人尽知。人们相信,他们就是三位菩萨的化现。

 

《寒山拾得问对录》


昔日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 
拾得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寒山云:“还有甚诀,可以躲得?” 
拾得云:“我曾看过弥勒菩萨偈,你现听我念偈曰:
 
老拙穿衲袄, 淡饭腹中饱; 
补破好遮寒,万事随缘了;

有人骂老拙,老拙只说好;
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
 
涕唾在面上,随他自干了;
我也省力气,他也无烦恼。 
这样波罗蜜,便是妙中宝;
若知这消息,何愁道不了。 
人弱心不弱,人贫道不贫; 
一心要修行,常在道中办。
世人爱荣华,我却不待见;
名利总成空,贪心无足厌。
堆金积如山,难买无常限;
子贡他能言,周公有神算。
孔明大智谋,樊哙救主难;
韩信功劳大,临死只一剑。
古今多少人,哪个活几千;
这个逞英雄,那个做好汉。

看看两鬓白,年年容颜变;
日夜如穿梭,光阴似射箭。
不久病来侵,低头暗嗟叹;
自想少年时,不把修行办。
得病想回头,阎王无转限;
三寸气断后,拿只那个办。
也不论是非,也不把家办;
也不争人我,也不做好汉。
骂着也不信,问着如哑汉;
打着也不理,推着浑身转。
也不怕人笑,也不做人面;
儿女哭蹄蹄,再也不得见。
好个争名利,须把荒郊伴;
我看世上人,都是粗扯淡。

劝君即回头,单把修行干;
做个大丈夫,一刀截两断。
跳出红火坑,做个清凉汉;
悟得真常理,日月为邻伴。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